Peny

penyです
a团红担,西皮站sj,无雷
文的话主sj大概还会有其他
刚开始写文,渣文笔

为了庆祝先生主演映画,这边会开始更文
好久不更了,做复健,先把2015年的脑洞码完x
没更文期间也有小可爱断续的关注我
感谢❤

卒業式(一)【翔润】

★比较喜欢的一个脑洞,希望自己不会写毁orz
★懒,先发一点点
★超级短,真的超级短
★大概是个BE(?)

     松本润有个人生劲敌,这件事大概所有和松本润相识的人都清楚。说是人生劲敌又好像谈不上。单方面的,敌意是松本润单方面的,那位人生劲敌似乎并没有被人当做人生劲敌的自觉。松本润对于他而言最多也就是说过话的学弟。
    

      “下面有请樱井翔同学做毕业致辞。”一片掌声中,一颗栗色的脑袋迅速从漫画书中抬了起来。台上的人一身黑色的制服,每颗纽扣都扣的好好的。裤子大概是稍稍有点长了,那人也没有编起来,在皮鞋处堆起。明明是很土的制服,那个人却总能穿的很好看。“啊啦啦,不良优等生居然在卒業式上把他那头金发染黑了呀,哇,耳钉也摘了呢我还以为这人……”一旁的小栗旬撞了撞松本润的手肘,身子前倾,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松本润转头,给了念念叨叨的小栗旬一个白眼。“啧,干嘛这么看我,不是我说啊润,樱井翔这人和我们压根儿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一旁的松本润早已没了心情听他絮絮叨叨。只是紧紧盯着台上那个身影。“同学们好,老师好,今天我很荣幸能站在这里,以一名毕业生的身份来和大家交流。”
    

      那是第一次见到樱井翔的时候——新生入学式,那个人也和现在一样,同样在这个大厅,这个舞台。只是,当时的松本润坐在舞台前正中第一排,与周公相会。梦到酣处,突然被人戳了戳,迷迷糊糊睁开眼正想对一旁的小栗旬发飙,却看到背着灯光,一个人正在一步一步朝他走来,满目只有那头夺目的金发和耀眼的耳钉,灯光也失了色。大概是因为刚刚从梦中惊醒,待松本润反应过来时,那人站在松本润面前,微微弯腰,手中拿着一个叠的方正的手帕“同学,擦擦口水吧。”笑的和煦又温暖。呆呆接过手帕,直到那人转身上台才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扔掉手帕蹿起来吼道“你才流口水了呢!”一旁的小栗旬赶快伸手拉住这位小祖宗“求求您别闹了哎,已经够丢人了。”气呼呼的转过头,瞪了小栗旬一眼,甩开胳膊,坐了下来。
   

    这,便是松本润与樱井翔的第一战,樱井翔,完胜。也是奠定了松本润与樱井翔为敌五年的事件。

—————————————————TBC—————————————————

2016年8月14号

一个时代的终结
且行且珍惜

囚(下)(R18)【翔润】

★十八岁以下勿入
★用词直白,道具play有,监禁用词有,雷慎入!
★第一次炖肉,应该很难吃  未成年不要打開呦

【翔润】囚(上)

★短篇,SJ,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其实就是想看黑化的翔哥哥
★死亡笔记设定借鉴
★bug有,请忽略wwwww
★ooc可能有,慎
★还没写到肉x

“松本教授,这位是你的新助手,以后他将接替田中的工作,协助您的研究。”正在摆弄仪器的松本润停下了手,偏头看了看规规矩矩站在一旁的男人,嗯,一身西装,很清爽的短发,嘴角带着一抹笑容,又圆又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不错。一向挑剔的松本教授这次意外的没有皱他那对浓眉,打量了一会新来的助手,又低下头摆弄仪器,不在意的说到:“带他熟悉熟悉研究室,哪些该碰哪些不该碰都交代清楚了。”


樱井翔是庆应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聪明勤奋又有眼色,松本润对于自己这个新助手很是满意,然而面上却是不透露半分。“教授,这个房间里是干嘛用的啊?我看从来都没有人进去,门也没打开过。”樱井·好奇宝宝·翔指着一个紧闭着的房间眨了眨眼睛,凑到正在做实验的松本润面前,眼前突然凑过来一张脸,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好奇,松本润愣了愣,旋即后退了两步,拉开和眼前人的距离,严厉的话语里多了一丝不自然“你来的时候,没人告诉你不该问的不要问吗?还有,干嘛突然凑那么近,我在做实验你没看见吗?万一我被你吓到,实验出现危险怎么办?还高材生!真不明白你怎么毕业的!”樱井翔被松本润突如其来的怒气弄的不知所措,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搓着衣角,不安的抿了抿唇,又迅速的抬起头看着松本润,大眼睛里满满的委屈与不安“教授,是我错了,我不该在你做实验时凑到你跟前,也不该乱问问题。”声音低低的道歉,松本润看了看手里的试管,再看了看眼前只能看到发旋的人,皱了皱眉,咳了一声,放软了语气“以后注意点,这个房间不可以随便进去。”没看到低下头的人,嘴角挑起一抹轻笑,偏头看了看那个禁止进入的房间,真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真是期待啊。


“近日发现很多之前被投诉却没有找到证据的黑心厂家老板意外身亡,死者身上均没有任何致命伤口,体内也没有找到任何有毒物质残渣,目前死亡原因还在调查当中,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尚不清楚…”正在吃晚饭的松本润听到这条新闻忽然抬起了头,皱紧浓眉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会,那个房间没有人可以进去的!”



漆黑的夜里,一个人压着步子走进了研究室,他站在那个禁止进入的房间门口,环顾了下研究室,确认没人后,拿出来了一把钥匙,只听“喀嗒”一声,锁开了,他迈着步子走进了房间。走到房间中硕大的屏幕前,手指轻抚键盘,喉间发出一声轻笑,微厚的双唇轻启“今天该谁了呢?”启动仪器,却听到房间外传来一个声音,转过头去却看到松本润站在房间门口,一向淡漠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惊讶,愤怒,失望,破裂的光。“啊呀呀呀呀呀,被你发现了啊,松本教授。” 被发现的人没有一丝的惊慌,坐在椅子上转了过来,嘴角挂着一缕笑容,却和往常笑起来的感觉不太一样。松本润看着靠在椅背上的男人只感觉心中有熔浆在翻腾,烧的他失去了理智,朝着一身黑色西装的樱井翔冲了过去,俯身揪住他的衣领“樱井翔!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知道你害死了多少人吗?!你个混蛋!”抬起头看了看眼前愤怒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研究服,因为太匆忙扣子完全敞开,脖子上的青筋因为愤怒暴起,总是没有多余表情的面部终于显露出从未有过的愤怒,一手搭上男人揪着自己衣领的双手“哈,松本教授这是生气了吗?很少见呢。”一个翻身,将松本润压在椅子上,另外一只手抚上了对方的脸“怎么?那些人死了你很心疼吗?嗯?这可是我送给他们的礼物。”捏紧对方的下巴,让对方更加凑近自己。“樱井翔!你个魔鬼!你疯了!你放开我!放开我!”剧烈的反抗似乎并不起作用,被他称作魔鬼的男人轻笑“放开你?放开你去哪里?松本教授不知道吧?你这个样子简直太好看了,好看到,想要弄哭你呢。”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根处,松本润的身子忍不住战栗。

     ———————————TBC—————————

【翔润】家里有盆松,等你送我盆最棒的樱

★润润上夜会开心(>^ω^<)
★短篇
★去网上查了盆栽松的相关知识,最后决定放弃,忽视 bug谢谢

       “你很烦啦,不要拉着我的衣服了好吗?衣摆都皱了!”男孩子长的小小的,尖下巴,瞪圆了水汪汪的大眼睛,说出的话却凶巴巴的,真是不可爱呢。“可是翔君,你答应我妈妈说和我一起玩的啊。”跟在身后的男生吓得缩了缩脖子,手却不松开,低着头,看着脚尖,小声的说着,还带着点哭腔,说完后又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自己两岁的哥哥,脸圆圆的像刚蒸出来的包子一样,被男孩子皱眉盯着,一双浓眉也焦急的蹙了起来,扁了扁嘴巴,连下唇的那颗痣在阳光下也变得晶莹剔透了,皱了皱鼻子,黑亮的眼睛里聚起了水汽。“喂,你别哭啊,被我妈妈看到又要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好了好了,我陪你玩就是了。”这是孩童时代的樱井翔和松本润。

        松本家和樱井家关系一向很好,只不过樱井家那个正值叛逆期的少爷樱井翔对于总是黏在自己身后的松本润却十分厌恶,而对于松本润而言樱井翔却是憧憬的前辈,“最喜欢帅气的翔君了。”总是这么说着的松本润已经从润包子成长为了一个清秀的少年,而当年的豆丁翔即使染了一头黄发,戴着耀眼的耳钉和张扬的脐环却也还是一样的讨厌松本润。

       “翔君,翔君你走慢点,等等我啊。”松本润斜挎着包,追着前面和一群人说说笑笑的樱井翔。“呦,跟屁虫来了啊,樱井君你要不要先解决一下你的跟屁虫?”“真是麻烦啊,你们先走吧。”看了看气喘吁吁的松本润,樱井翔转过头无奈的对着同伴们挥了挥手。“到底有什么事?”皱眉看着松本润,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我听樱井妈妈说了哦,所以,所以翔君要离开这里了吗?”松本润喘着气问到。“哦,那个啊,因为拿到了offer。”“什么时候走呢?翔君,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告诉你干什么,说起来,周四后就不用再见到你了,啊空气都变得清新了呢。”“周四,今天周二,也就是再有两天了啊,翔君跟我来。”全然没在意樱井翔嘲讽的话,拉起樱井翔的手就走。“所以说不要自说自话啊,放开啦,去哪?”“去买东西。”

        “这个,翔君,好看吗?”松本润蹲在地上指着一盆松问一旁站着的樱井翔,“嗯,好看。”“那这盆呢?”“嗯,也好看。”“那就这盆吧,翔君就要这盆了。”樱井翔看了看喜滋滋的抱着盆松的松本润认命的拿出了钱包。从小松本润就捏准了樱井翔的软肋,在家长面前总是乖乖生的樱井翔最怕的就是自己父母知道自己欺负了松本润。

       “这是翔君送我的礼物哦,知道为什么是松吗?因为我是松本哦。”回家路上松本润宝贝的抱着怀里的松,对樱井翔说到,“呐,翔君,你会回来的对吧?等这盆松长大了,翔君就会回来了对吧?”樱井翔嚼着嘴里的薄荷糖不耐烦的点了点头。

          樱井一家都搬去了美国,送机的那一天,松本润怎么也不去,他一个人趴在阳台上看着那盆写着“赠松本,樱井”字样的松,想着应该怎样才能让这盆松赶快长大,当然了,这三个字也是松本润写的,樱井翔才不会干这么蠢的事呢。只是,很多年以后,松本才知道,盆栽松是长不大的,而樱井翔再也没有回来过。

       “松本桑你好像很喜欢盆栽呢?”“是的,我家里有盆松,正在寻找一盆最棒的樱。”“是啊,喜欢樱花呢。春天想要一路赏樱花走到樱花先生家,”男人一身西装坐在沙发上明亮的大眼睛盯着电视屏幕里那个笑的温柔的男人,连下唇的那颗痣也变得可爱起来了。拿出手机拨通,“回日本的机票定好了吗?”我要回来了哦,跟屁虫,那盆松长大了吗?

          这一天,拍摄结束的松本润,回到家,却发现家门口站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抱着一盆樱,“家里有盆松,我就送了你盆最棒的樱。知道为什么是樱吗?因为我是樱花先生啊。”走过去接过男人手里的樱,放在一旁,转过身来抱紧男人,“可是那盆松没长大呢。”带着哭腔。男人松开双臂,双手轻拭着松本眼角的泪,“告诉松别担心,樱花先生会看着他长大。”

===========完============
很短很短的一个短篇,最后一句樱花先生会看着松长大,其实樱井先生也一直在看着润润长大啊,看着那个小时候总叫着翔君翔君的少年成长为现在一个立派的总监督,这种感觉真好呢。

不要问我为什么樱花先生转变会这么大,或许是樱花先生以前是个傲娇少年,口嫌体正直,不然怎么会因为小小的威胁就买了一盆松送给了自己讨厌的松本润呢。也或许是樱井少年出国后忽然没有人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个翔君的叫,才意识到松本润已经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了。或许樱花先生即使不在松本润身边了,也一直密切的关注着他。这些,谁又能知道呢,大概只能去问问樱花先生了吧。

乱七八糟写了一堆,不过,好开心啊。希望大家也看得开心。

【翔润】无人知晓(6)

★这章写了好久@x@
★竹马上线!
★有了新脑洞,在考虑要不要开新坑(>^ω^<)
★上一章的排版好像还是有点密?不知道这一章怎么                                样

       

          中午的时候,樱井翔果然提着外卖,来找松本润了,“哇,好帅哦!”松本润冷眼看着护士们犯花痴,而那个昨天才刚对自己表过白,现在勉勉强强可以算做自己男朋友的男人居然还微笑着和她们打招呼,真气人!到哪儿都招蜂引蝶的!

      “下班了吧?我们就在你办公室吃吗?”“不然你还想在哪吃?和那群小护士一起?”松本润挑了挑眉,接过樱井翔手中的外卖。“不是,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又不认识她们,和她们吃什么?”“哼,你没看见她们刚刚对着你眼冒红心的样子。”瞥了眼樱井翔,又扭过头低低说了句“好歹是我男朋友。”虽然声音低,可是樱井翔可是专心的听着松本润说话,一听到松本润那句“好歹是我男朋友”心里别提多美了“就是因为是你男朋友所以才要对他们礼貌点啊,你们一个医院的,以后总有麻烦她们的地方。”听见这话松本润猛的扭过头,瞪大眼,“你道理挺多!吃饭!”说着打开外卖,用筷子仔细的把里面的香菜挑了出来,一旁的樱井翔看见“咦”了一声,“你也不吃香菜?我也不吃啊,我们两连口味都这么相似。”心里为自己和松本润这小小的契合而感到开心,“真的哦,你也不吃。”看了看樱井翔挑出来的香菜,松本润再一次觉得或许昨天没有拒绝樱井翔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现在的气氛有点微妙,松本润眨了眨眼睛,还是没有明白明明两个人都在好好的吃饭,怎么樱井翔就突然站起来,弯下身子,和自己离得这么近,脸,快要贴在一起了吧?什么情况?直视着樱井翔的眼睛:喂,你,你想干嘛?  对方瞪圆了大眼睛:想干嘛你不知道吗?    啊啊啊越来越近了,该怎么办?这种场景,自己接下来究竟是该闭眼还是不闭呢?不对不对,在想什么呢,这种情况下,自己考虑的难道不应该是接下来到底是踢他还是掐他比较合适吗?    正在思考的松本润看到对面的人伸出手,从自己的嘴角抹过,“松本くん,浪费是不行的哦。”说着将粘有米粒的手放进了嘴里。“嘭”松本润觉得脸烫的可以,那可是自己嘴边的米粒啊,这个人,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呢!

        “松本医生,松本医生,小林主任找你。”急匆匆闯进来的小护士对眼前两人的动作感到十分迷茫,好近!那个很好看的男人和松本医生的脸贴的好近,一只手指还放进自己的嘴里!  不过现在没时间琢磨这件事,小护士摇了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松本医生,9号床病人需要紧急手术,小林医生让你赶快准备。”听到这话,松本润连忙推开樱井翔,一边穿着白大褂一边嘱咐“你慢慢吃,我现在有手术,吃完就去上班吧,我就不送你了。”“诶?那你不吃了吗?我……”“嘭”回答樱井翔的是关门声。“我晚上可以去找你吗?”对着关上的门低低的吐出自己还没说完的话。

        “翔さん,你说那什么人啊!我带团子去看病就是为了治好它啊!说什么晚来几天团子就危险了,还训我!说我怎么做团子主人的!我还没他爱团子吗?”樱井翔闭眼揉了揉太阳穴,听着对面的二宫一边喝酒一边扯着小尖嗓和自己吐槽。原来前几天二宫养的柴犬团子生病了,二宫担忧的带它去看病,结果被医生训,“叫什么来着,对了,胸牌上写的是相叶雅纪,名字倒是好听,对团子也温柔,对着我就凶巴巴的!”樱井翔明白,二宫其实在自责,团子是二宫的母亲留给二宫的,二宫这人虽然平常看着对什么都不在意,但其实比谁都重情重义,团子这次生病挺严重,二宫特别担心,医生又那么说,估计二宫是想起他母亲了,借着吐槽那位医生发泄发泄,可怜的相叶医生啊。   看了看二宫略红的眼睛,樱井翔心里明白二宫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自己安静的坐在一边听他吐槽,让他发泄出来,以及,在他喝醉后,付钱。  

        松本润没有想到会在和自己科室的同事出来聚会的酒吧遇到几天也没见过的樱井翔,举起手挥了挥“樱井翔!樱井翔!”对方却完全没注意的样子,正打算走过去,却看到樱井翔站起身走向对面,这才发现樱井翔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人,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下巴那里有一颗痣,很精致的一张脸。樱井翔走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背,叫来了服务生买了单,将那人扶起走了。松本润连忙走回自己的包间,告诉同事们自己还有事先走了,拿起衣服,追了出去。“跟上前面那辆车。”松本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大概谈了恋爱的人都是这么神经质?他只是心里隐隐有点不安。会早早的开车来到自己家门口等着接自己上早班的樱井翔,会替自己系领带的樱井翔,会带外卖来医院陪自己一起吃午饭的樱井翔,会吃掉自己嘴角米粒的樱井翔,还是会担心这么好的樱井翔会被别人抢走吧,会担心他不要自己吧?

        “先生,您还不下车吗?先生?”出租司机的问话打断了沉思的松本润,抬头望了望40分钟前亮起灯的那间公寓,啊,灯亮了,“再等5分钟。”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他,没出来。“先生,您不下车我还要做生意呢。”“走吧,去xx小区。”

         夜里坐在床上,松本润有点搞不明白,已经好几天没和自己联系过的樱井翔,现在又和另一个男人关系这么亲密,他们的关系是就这么结束了吗?手里的烟烧到头烫到了手,松本润熄灭了烟,拿起一旁的手机,“樱井君,还在忙吗?睡了吗?”想了想还是点了发送。
        

       
  

【翔润】无人知晓(5)

  ★呼,迟到了这么久的第五章,大概前几章的情节都记不清了吧,还麻烦各位gn戳进我的主页看看啦,手机没法做超链接
  ★翔哥哥迟来的生贺
 ★说好昨天更,结果昨天出去给翔哥哥庆生晚上才回来
  ★这一章都是废话,情节并没有什么发展,下一章就进入翔哥哥努力讨好润润篇啦
  ★前不久加了个群里面好几个太太,有个妹子之前来看了我的文,说再注意排版就更好了,说是我之前的排版太密,我从来都没有注意过排版,大家估计看的很费力吧,实在抱歉(鞠躬)希望大家以后能多向我提意见,这样我才能进步啊

      到底为什么会答应樱井翔,到现在松本润也不明白,只是他只要一想起樱井翔那天在他家醒来背对着窗户,阳光洒落了他一肩,眼睛瞪得圆圆的,像是警戒起来的仓鼠一样,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吃起东西却总会把自己的嘴巴塞的满满的,大喊着“うまい”,看的人也不禁流口水,笑起来圆圆的眼睛闪亮亮的,没办法拒绝吧,这样子的人,就算不喜欢也没办法对着他说出“对不起”这种话吧,不想他不开心,更不愿意看到他那双kirakira的眼睛因为自己而变得暗淡。更何况,从兜里拿出一块手帕,轻嗅,果然是那人的味道,虽然没问他,可是松本润就是知道,那晚被那几个混混打晕后,是樱井翔去而复返带自己回了家,又欠了他的,撇撇嘴,继续忙了起来。

      在和二宫交谈之前樱井翔从没往喜欢这个层面上去想,他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很在乎松本润,想起那晚去找松本润时的情景,樱井翔庆幸松本润丢了手机被人捡到打给自己,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那晚去给松本润送手机却发现他还没回家,他心急如焚,开着车在大街小巷寻找,忽然看见一个男人晕倒在地,被三个猥琐的混混围着动手动脚,在定睛一看,不就是松本润,没有多想,樱井翔冲下车去,一把抓住那只在松本润脸上为所欲为的手,用力一提,对准那人的身子就是一脚,不等其他两人反应,一拳挥了上去,抱起松本润上了车。

      而二宫的话则让樱井翔明白了原来他对松本润的那种感觉就是喜欢。樱井翔知道,松本润并不喜欢他,那天会答应自己估计也是不知道如何拒绝,他是恋爱白痴,不是不会读空气,松本润是没有拒绝自己,可是他眼中却没有半分欣喜,反而惊慌更多,甚至松本润眼中一闪而过的一丝厌恶,他也看的清楚。不是不受伤,从小做什么都得心应手的樱井翔有着更胜于常人的自尊心。原本自信满满的去表白自己的心迹,压根就没去考虑万一松本润不喜欢自己怎么办,万一松本润拒绝自己怎么办,像小孩子一样,欢喜的跑去告诉别人自己的心意,话说出口,周围一片静谧的时候才开始担心起来,看着他那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樱井翔觉得这辈子再也没有这么尴尬的时候了,不想继续和那个人待在同一个房间里,不想要他看到自己窘迫的样子,不想要听他亲口拒绝自己,甚至怕听到他说“什么啊,真恶心。”樱井翔怕,怕自己听到他那么说会连离开的力气也没了。可是,真正的抬起步子,一步一步离开那个人的时候,心像抽搐一样的疼,不甘心,不想要就这么离开,什么自尊,什么面子,都不重要,现在的樱井翔想要的只是和松本润在一起。所以听到松本润挽留自己,樱井翔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松本润想说什么都没关系,只要他挽留自己,故意曲解松本润的意思,大步流星的走回去拥他在怀,打断他说到一半的话,不过是想要留在他身边,哪怕一天,对于樱井翔而言也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只要松本润不拒绝自己,就还有机会向他证明自己的真心,就还可能让松本润真正的接受自己,对自己敞开心扉。樱井翔知道这不容易,可是不去试试就放弃,是樱井翔绝不允许的。
 
      松本润被樱井翔一番突如其来的表白惊到也是一夜未眠,凌晨好不容易有了睡意,便一觉睡到现在,躺在床上吐了两口气,瞥了眼闹钟,翻了个身,又突然弹坐起来,拿过闹钟一看,已经不早了,上班快要迟到了,匆忙的穿好衣服,刷过牙洗过脸,一把抓起玄关处的公文包,一手拽过衣架上的领带出了门。

     “早上好啊。”看着不远处黑色轿车前那个对自己笑的一脸温暖的男人,松本润发誓就算今天迟到被扣奖金他也要在家里把自己收拾好再出来,现在自己一手拿着公文包,还正在笨拙的系着领带。樱井翔倒是不知道松本润此时的想法,他觉得松本润这个样子还真是可爱,摇头笑了笑,走过去帮他系好领带,樱井翔的手真好看,又细又长的,松本润盯着那双穿梭在领带间的双手正看的有滋有味,不妨头发被樱井翔揉了揉,“走啦,我送你去医院。”

      “喏,还没吃早饭吧?三明治。”刚想逞强说自己吃过了,却抵不住腹内空空的感觉,别扭的接过袋子,吃了起来“嗯,好吃,谢谢啦。”樱井翔笑着看着他吃的满口,没说话,“嗯,你几点来的?”自己出门他就现在那里不像刚来的样子。“没来多久”樱井翔不在意的说“中午,一起吃饭?”“不行,我下午还有场手术,中午要好好准备准备,你自己吃吧。”想也不想就拒绝,樱井翔也不泄气,“那也不能不吃饭啊,我帮你带外卖,去你们医院吃。”又是不容拒绝的口吻,医院那股子消毒水味,别说他,就是自己也都没胃口吃东西,他又是何必给自己找罪受,撇了撇嘴,算了,拗不过他,“好吧,不过,不要带荞麦面。”

    
     

我旦那生日,我矫情矫情也不行?
霓虹时间2016年1月25日零点
樱井先生,34歳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お母さんへ 産んでくれ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说起来前几天整理书架,发现了自己高中时用的本子,里面有一篇是写给樱井先生的,很矫情的题目《时光为你写首诗》ノノ`∀´ル   这么看来大概当时就为自己挖好了坑吧
34岁了啊,说真的,忘记自己第一次注意到你是在哪部剧里或者哪个番组亦或是在哪一年的J跨或红白,察觉到的时候,就像现在一样了。
每掉进一个新坑就开始懊悔自己不早生几年大概是惯例了(笑    虽然说没有一直都错过已经很幸运了,可是果然还是想要陪着你一步一步走过,想要亲眼看着你从可爱豆丁到黄发脐钉青涩少年再到现在的西装领带稳重主播   
J家一再颠覆了我对自己的认知,就好像我以为自己不会喜欢染发的男生,可是看到那时青涩尖锐的你却含泪笑着说,诶,年轻真好啊   就好像我以为自己会觉得西装领带的男人太过古板,却在看到你一身挺拔的西装站在主播台上时,双手捧心感叹着,果然男人还是最适合穿西装了    
要说喜欢你什么,为什么喜欢,总觉得自己并不能给出一个很满意的回答以前的黄发脐钉少年也好,现在的西装领带主播也罢
说着我缕也缕不顺Rap的霸气总攻也好,总是把食物塞的满嘴黏黏糊糊喊着“うまい”的软萌仓鼠也罢
在番组上毫无形象的搞笑也好,安静的坐在钢琴前手指好像有了生命般轻舞在黑白琴键上也罢
进鬼屋时害怕的四处跑也好,被蛇缠着拍照时一脸惊恐也罢
笑点低到随时都会笑裂的樱井翔也好,红着眼睛也忍着不流出眼泪的樱井翔也罢
每一个你,都是我的心头肉
考虑了很久 还是觉得用32岁的樱井先生写给17岁的樱井少年这封信来庆生再合适不过
感谢你这么多年来从没有放弃,感谢这么多年来你始终如一的坚持,感谢你对我们总是笑脸相待  你用你的行动实践着你所说的“My Life is My Message”
34岁的你也请继续保持着自己的步调,对自己的身体更上心点,你健康快乐最重要啦!新的一年,五个人也继续以岚的名义而努力吧!我也会继续努力应援的!

题外话,因为考试的原因文停更了好久,现在放假了,明天开始更文

有关2015

新年快乐!!!今年依旧是和海那边的那群男人一起跨年的,我现在都还没平静下来,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在看到袖章TS,我真的出来的时候一下懵了,然后眼泪就开始哗哗的流,真的是,青春啊。
2015年各种意义上的不平凡,我觉得我大概能记这一年记到很久,经历了高考,入了A团坑,认识了我相方,真的是很好的一个姑娘,不娇柔不造做,有着属于自己的智慧和自信,性格又好,从我相方身上学到了很多。这一年KT又走了一个,这一年野猪结婚了,福山叔结婚了,这一年rj8的唇哥也结婚了,这一年看到了修二与彰再次合体,看到了TS,这一年A团结束了连续五年的红白司会,这一年真的有太多太多没想到了。
大概在这一年里我最明白的一件事就是,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限定品限量版,珍惜眼前人眼前事,有想要做的事就别多想去做,可能你迟疑一秒就再也无缘了。
新的一年希望能够去看控,开始很认真的把这件事提上日程,也希望自己的日语能够有所进步,最后,考试千万别挂科。
新年快乐,能够认识大家真的太好了